Catene

文力低下,萌点清奇;承君厚爱,不胜荣幸。
自割腿肉喂cp,感天动地,cp她荤素不忌。
圈地自萌,冷西皮也有春天。

【瑟莱】白色独头鹰3(哨向/二战AU)

*私设多

*本文向导标记哨兵XD

*二战时间轴

(P.s本次更新木有瑟爹出没⋯⋯)


03


如果说,迟迟没有消散的浓雾给巴金斯带来了将要窒息的压抑感,那么,“Varian”的第四次实验失败对于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拎着“残肢”,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松软的泥土上,在脑海中不断复刻着每一个零件和每一次驱动。


气缸和连杆机构的联动在上一次修复之后没有再产生故障,但是臂部需要高效传动,不同于腕部受径向力小,滚珠丝杆传动在这里起了反作用⋯⋯


巴金斯决定先把“Varian”带回去进行第五次改造,等到成功之后再来向瑟兰迪尔少将报备。


也许还能大量投入生产!


想到这里,瘦小的向导双眸熠熠,原本拖沓的脚步顿时轻盈起来,甚至有意的绕开脚边生机盎然的野生植物。




躲在树影后的莱戈拉斯对他手上的机器臂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斟酌再三,还是忍不住出声叫住他──


“咳──你,你好⋯⋯”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巴金斯被突然的问候声拽回现实。


莱戈拉斯默默看着眼前矮小瘦弱的向导如同突遇天敌的花栗鼠一般,打着卷的棕色头发“站立”着,整个人处于戒备状态──在近郊遇上陌生的哨兵“搭讪”,这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


巴金斯同样也在打量着他。


这个他毫无印象的年轻哨兵穿着最普通的,甚至很多华沙男人都不愿意再穿的旧款大衣,金色的长发被林风勾起,在身侧飞舞。


但最让巴金斯吃惊的是他的样貌和那双蔚蓝的眸子──


嘿,要是年纪再小一点的话,说不定会被认为是瑟兰迪尔少将的私生子!


巴金斯越看越觉得两人应该有些血缘关系。




莱戈拉斯决定在开始对话之前先向对方袒露身份,他从口袋里摸出肩章,“您好,我是莱戈拉斯,现役于华沙装甲摩托化旅。”


“但我没有见过你。”巴金斯疑惑的看着他。


“我今天才到华沙,明早去军营报道。”


莱戈拉斯回应着他的问题,视线却停留在巴金斯手里的机械臂上。


“我很抱歉──但我觉得,似乎你遇上了一些,嗯⋯⋯问题?”


“你是说它?”巴金斯抬起手,拎在手里的机械臂表面的金属反射着冰凉的微光。


莱戈拉斯点了点头。


巴金斯慢慢将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莱戈拉斯,“它只是,配件生锈罢了。”


他并不想和一个只说了两句话的陌生人谈论他的发明。于是在简短的对话之后,他决定绕开莱戈拉斯走出松林,却发现莱戈拉斯一直跟在他身后,完美的保持着三步的距离。




就在巴金斯忐忑不安的迎着莱戈拉斯的目光走上那条偏僻小路的时候,身后跟着的人突然开口道:“我想,也许我能帮到你⋯⋯”


巴金斯置若罔闻,脚步不停。


“臂部的冲击震动较大,滚珠丝杆传动并没有很好的效果,也无法承受过强的径向负荷──”


巴金斯脚步停滞。


莱戈拉斯从后面慢慢走上来。


“也许换成同步带传动会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且⋯⋯”


“而且什么?!”巴金斯猛的转过头,看向他的棕色眸子里闪动着狂热的光芒。


“比起气压驱动,我更倾向于向你推荐液压驱动。”


“说说你的理由。”


“气压驱动适用于中小型负载驱动以及精度要求较低的机械──但很显然,你的目的并不是这个。”莱戈拉斯看了看他,问到:“现在,我能看看它了吗⋯⋯”


巴金斯慌忙将手里的“Varian”递给他,“它叫‘Varian’,这次实验已经是我这个月第四次失误了⋯⋯”


说着,抓了抓自己凌乱的棕色长发,热切的语气带着一丝尴尬:“请让我收回我之前所说的一切,莱戈拉斯先生,您的学识让我惊叹不已!”


莱戈拉斯将“Varian”还给他,带着笑意说道:“我对机械只是略有涉猎,但是我的导师,他对这些特别精通⋯⋯”


他如大海般湛蓝的眼眸弯起好看的弧度,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怀念。


“啊,那一定是一个很渊博的人。”巴金斯赞叹道。


“是的,他是。”莱戈拉斯认同的点点头。




巴金斯向前走了两步,向莱戈拉斯伸出手:“你好,我是巴金斯,很荣幸今天能认识你!”


莱戈拉斯伸手握住,“你好,能认识你也是我的荣幸。”



──tbc──


「感谢小天使们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文~

机械臂的设计来自万能的度娘哈哈哈哈,以及,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XD本次更新奉上~(鞠躬)」

【瑟莱】白色独头鹰2(哨向/二战AU)

*私设多

*本文向导标记哨兵XD

*二战时间轴



02


雪豹安静的趴在沙发上,灰白色的长尾在皮质沙发上有规律的来回扫动,鎏金的竖瞳仿佛好奇般打量着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从桌上的文件堆里抽出一个棕色的纸袋,取出一张几经折叠的信纸,展开,认真看了一遍之后,他将推荐信反扣在桌面上。


雪豹竖瞳紧缩,无声的打了个哈欠,视线锁定在莱戈拉斯身上。


“为什么选择从莫德林第11实验装甲营转到华沙装甲摩托化旅?”瑟兰迪尔语气平淡,海蓝色的眼睛半阖着,视线没有从信纸上移开。


被点到名的莱戈拉斯正准备解释。


又听见瑟兰迪尔接着说到:“呵,凯勒鹏教导的‘好苗子’,明天去步兵营报道吧。”


雪豹优雅的从沙发上跃下,踏过地摊上的文件,慢悠悠的走到莱戈拉斯身边。


“我明白了,少将,我先告辞了。”莱戈拉斯默默把其他话咽回去──来之前对这位长官的喜怒无常就有所耳闻,向导的心思可真难猜啊⋯⋯




莱戈拉斯走后,瑟兰迪尔从装着推荐信的纸袋里又抽出一沓档案,档案册的封面上是金发的年轻哨兵严肃的正照。


他把档案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仿佛每一个字都要在心底默读一遍──


一个五感判断精准度9.5以上,没有和向导结 合的哨兵。


瑟兰迪尔心情大好。




从司令部出来之后,莱戈拉斯才算彻底开始了他在华沙的新生活。九月的华沙空气冷清而阴郁,还带着肉眼可见的灰色薄雾,他打算慢慢走到城中心去。


司令部建在华沙城的近郊,他习惯性的选择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偏僻小路,当然,能踏上这条小路,还得感谢“灵魂画师”巴德少尉精心绘制的地图。



莱戈拉斯轻巧的越过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从复苏的大地上散发出来的春天的气息萦绕在身边,耳畔吹过的风带着松树林如同呢喃般的低语。


华沙带给他的熟悉感愈发的强烈。


猎隼轻巧的停在他右肩上,亲呢的用脑袋蹭着莱戈拉斯的脸颊,莱戈拉斯反手替它顺着羽毛,突然动作停滞──


哨兵敏锐的五感让他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松林里不寻常的动静。


“Ahorn,去看看。”


猎隼听到指令后振翅冲入松林,莱戈拉斯从靴筒里抽出一把柄上镶银的匕首,紧随其后。



松林里的雾气比起小路上更重一层,光线无法穿透厚重的雾层,松林里的能见度低,但对莱戈拉斯并没有太大影响。他看见在前方第三棵树的附近,有一点亮光在缓慢移动,伴随着机器运转的齿轮声。


猎隼收拢羽翼停在树叉上。


莱戈拉斯一边缓缓靠近声源,一边接收着猎隼传递的信息──


一个长着机械手臂的奇怪向导。


就在他想要先发制人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尖脆的爆鸣声,就像有人踩断干枯的树枝一般,紧接着是一阵怒骂:“Fxck!又失败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莱戈拉斯看见一个身材矮小的向导,穿着和巴德少尉相同的军装。


之前的亮光应该是这位向导机械臂上的警示灯,在机械臂报废后,警示灯也慢慢暗了下去。


向导暴躁的抓着自己棕色的卷发,最终还是认命般将机械臂褪下,提在手上朝莱戈拉斯藏身的方向走来。


─tbc─




「解释一下,瑟爹现在对小叶子是木有任何想法的,心情大好的原因另有其他~」

「谢谢大家来看文(❁´◡`❁)*✲゚*」

【瑟莱】白色独头鹰1(哨向/二战AU)

*私设多


*本文向导标记哨兵XD


*二战时间轴



01


1933年9月1日,莱戈拉斯从波兹南转到罗兹,次年搭上了开往华沙的火车。


漂亮的年轻人随着人群走出车站,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蔷薇花香,落日的余晖撒在鹅卵石铺就的街道上。他提着行李箱走向等候在第二棵橡树旁的汽车。


开车来的是巴德少尉,他把烟衔在嘴里,摇下车窗冲莱戈拉斯招手。


莱戈拉斯打开车门,车里充盈着浓重的烟味,巴德少尉掐灭了手中的半支雪茄,“下午好,年轻的哨兵,这里是华沙──一座漂亮的城市,你会爱上她的。”


“让您久等了,抱歉”,莱戈拉斯弯腰钻进车里,“她很优雅,我想我已经坠入爱河了。”


巴德笑着将未抽完的雪茄丢出窗外,发动引擎。


莱戈拉斯把车窗上的灰尘抹去,隔着玻璃打量着华沙。


大战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军部在战后派出很大一部分士兵重建波兰。现在的华沙虽然无法重现战前的繁华,却已回复了大半元气。


周遭的一切让这位年轻的哨兵感到莫名的熟悉,尽管只有一瞬,仿佛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心安。他如同羁旅半生的行者,最终得以返回故乡──


可这是莱戈拉斯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连梦中,都不曾到达过。



不远处,古老的教堂静谧地耸立着,一只白色雏鹰正绕着教堂的尖顶盘旋,背后是一片晚霞映红的天空。


“白尾海雕──”


巴德用古怪的语气问道:“你在说什么?”


莱戈拉斯带着疑惑回问:“我说了什么吗?”


巴德将视线从后视镜上移开,“不,是我听错了。”


在汽车抵达司令部之前,车上的两人异常有默契的没有再搭话。


巴德下车将证件递给卫兵,莱戈拉斯站在他身侧。


卫兵将核实后的证件还给他,并向他们行了标准的军礼,“请随我来,莱戈拉斯先生。瑟兰迪尔少将在议事厅等候已久。”




靴底敲打在地板上的闷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卫兵最终在走廊尽头止步,敲响了左手边禁闭的房门。


“瑟兰迪尔少将。”卫兵面对房门恭敬的站立着,“莱戈拉斯先生到了。”


莱戈拉斯听见门里的纸页声和一阵轻咳。咳嗽声停止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音隔着房门响起,“进来。”


卫兵在莱戈拉斯推开房门后迅速离开,莱戈拉斯走进房间,反手将门关上。


波纹厚呢的窗帘将户外的光线完全遮挡,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两盏发散着柔光的壁灯,厚重的长毛地摊上铺盖着各式各样的文件,莱戈拉斯只能在门边巴掌大的地方站着。


瑟兰迪尔少将端坐在窗帘前的办公桌边,他将注意力从桌上堆叠的文件转移到莱戈拉斯身上,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门口这个年轻的哨兵。


“很荣幸见到您,尊敬的瑟兰迪尔少将。”莱戈拉斯向他行了军礼,“我是莱戈拉斯,来自莫德林的第11实验装甲营。”


瑟兰迪尔少将意外的很年轻,苍白的脸色衬着精雕细琢的五官,像是密林深处走出的精灵。肩章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和他披散在肩头的金色长发一般耀眼。


最重要的是──


瑟兰迪尔少将是个向导。


─tbc─



「开新文了,是期待已久的二战+哨向,谢谢小天使们来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