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ne

文力低下,萌点清奇;承君厚爱,不胜荣幸。
自割腿肉喂cp,感天动地,cp她荤素不忌。
圈地自萌,冷西皮也有春天。

【布偶】Island - 1(微 小王子AU)

01


“You understand. It's too far. I can't take this body with me. It's too heavy.”

I said nothing.

“But it'll be like an old abandoned shell. There's nothing sad about an old shell⋯⋯”


──《The Little Prience》





老渔夫Blair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孙子。


每当小Blair闯祸时,他就用他那双澄澈的,如小贝尔特海峡般蔚蓝的眸子可怜巴巴的注视着对方。


于是,在他如此“猛烈”的攻势下,不论对方最初的态度有多么强硬,最终都会软化下来。




譬如此刻,带着一身海风气息归来的老Blair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热茶,就被他的小孙子从藤椅上拽起来。


“祖父⋯⋯”


小Blair扬起头,清澈的眸子里闪着点点亮光,仿佛蕴藏着仲夏夜璀璨的星辰。他趴在老Blair身上,小小的胳膊紧紧圈着他的祖父,语气带着祈求。


“再给我讲一个故事吧,祖父,我都等了您一天了⋯⋯”


老Blair见惯了这个小混蛋肆无忌惮的调皮模样,这次倒还真有些无法适应,他揉了一把小Blair柔软的棕色短发。


“这可是最后一次了,臭小子!”



从厄勒海峡吹来的季风轻柔的拂过两人耳畔,小Blair轻轻拽住老Blair的衣角。


“祖父,有人在说话。”


小Blair坐起身,目光投向海天一线的方向。


“谁在说话?”


老Blair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落日的余晖撒满了整个海峡,海平面与天交接的地方,泛出的泡沫般的涟漪被肆意涂抹上夕阳的色彩。


“是你吗?!”


小孩高兴的挥动着手臂,似乎竭力想要挽留什么,最终却默默收回了高举的双手。


“它想说什么呢⋯⋯为什么我看不见它⋯⋯”他将头埋在老Blair怀里,带着失落闷声发问到。


老Blair轻轻摸着他的脑袋,回应道:


“用心去看,你就能体会它的存在。”


他搂着小Blair的手渐渐失去了原来的力道,疑惑充满了他的内心。


老Blair察觉到自己忘记了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但是,是什么呢?



他已经上了年纪了,无法清楚的记住年轻时发生的每一件事,遗忘,也是一种必然。


他重新搂住怀里的小孙子,伴随着海浪拍击沙滩的“小夜曲”,讲述一个快要被遗忘的故事。



老Blair是个英国人,并不是丹麦人。年轻时住在爱丁堡一个临海的小镇,从事着与现在相同的职业。


那时的他还是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小镇上心悦他的姑娘很多,而他却仿佛不知情一般。



他时常邀请老William家漂亮的小女儿一同去海滩捡贝壳,第二天再把贝壳串成的精致风铃送到她家。


而没过几天之后,又将出海捞回的珍珠一颗颗打磨好,细心的编成一条手链,在Sam家的三女儿给他送来新鲜牛奶的时候,悄悄带在她手腕上。


没过多久,Blair就成了小镇青年的公敌。


但是这种孤立并没有影响Blair的生活,不用出海的日子,他悠闲的提着篓子漫步在海滩上,或是帮着其他人晾晒鱼干。



季风的来临的那天,正好是他出海的日子。


他原本只打算在近海撒一次网,不管有没有收获,都立马返航,但是那天的风向诡异莫测,在第三次将险些触礁的船从死亡线拉回来之后,Blair彻底迷失了方向。


浓重的雾气环绕着他,连水流声都变得异常缓慢了。



──TBC──


「短更一发试试水!!!
谢谢大家抽空来看!!!我们明天再见!!!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痕迹哟!!!
∠( ᐛ 」∠)_ 」


【这是一篇试图文艺向的短篇】
【希望各位小天使们之后不要找我谈人生呀!!!】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