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ne

文力低下,萌点清奇;承君厚爱,不胜荣幸。
自割腿肉喂cp,感天动地,cp她荤素不忌。
圈地自萌,冷西皮也有春天。

【瑟莱】白色独头鹰1(哨向/二战AU)

*私设多


*本文向导标记哨兵XD


*二战时间轴



01


1933年9月1日,莱戈拉斯从波兹南转到罗兹,次年搭上了开往华沙的火车。


漂亮的年轻人随着人群走出车站,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蔷薇花香,落日的余晖撒在鹅卵石铺就的街道上。他提着行李箱走向等候在第二棵橡树旁的汽车。


开车来的是巴德少尉,他把烟衔在嘴里,摇下车窗冲莱戈拉斯招手。


莱戈拉斯打开车门,车里充盈着浓重的烟味,巴德少尉掐灭了手中的半支雪茄,“下午好,年轻的哨兵,这里是华沙──一座漂亮的城市,你会爱上她的。”


“让您久等了,抱歉”,莱戈拉斯弯腰钻进车里,“她很优雅,我想我已经坠入爱河了。”


巴德笑着将未抽完的雪茄丢出窗外,发动引擎。


莱戈拉斯把车窗上的灰尘抹去,隔着玻璃打量着华沙。


大战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军部在战后派出很大一部分士兵重建波兰。现在的华沙虽然无法重现战前的繁华,却已回复了大半元气。


周遭的一切让这位年轻的哨兵感到莫名的熟悉,尽管只有一瞬,仿佛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心安。他如同羁旅半生的行者,最终得以返回故乡──


可这是莱戈拉斯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连梦中,都不曾到达过。



不远处,古老的教堂静谧地耸立着,一只白色雏鹰正绕着教堂的尖顶盘旋,背后是一片晚霞映红的天空。


“白尾海雕──”


巴德用古怪的语气问道:“你在说什么?”


莱戈拉斯带着疑惑回问:“我说了什么吗?”


巴德将视线从后视镜上移开,“不,是我听错了。”


在汽车抵达司令部之前,车上的两人异常有默契的没有再搭话。


巴德下车将证件递给卫兵,莱戈拉斯站在他身侧。


卫兵将核实后的证件还给他,并向他们行了标准的军礼,“请随我来,莱戈拉斯先生。瑟兰迪尔少将在议事厅等候已久。”




靴底敲打在地板上的闷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卫兵最终在走廊尽头止步,敲响了左手边禁闭的房门。


“瑟兰迪尔少将。”卫兵面对房门恭敬的站立着,“莱戈拉斯先生到了。”


莱戈拉斯听见门里的纸页声和一阵轻咳。咳嗽声停止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音隔着房门响起,“进来。”


卫兵在莱戈拉斯推开房门后迅速离开,莱戈拉斯走进房间,反手将门关上。


波纹厚呢的窗帘将户外的光线完全遮挡,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两盏发散着柔光的壁灯,厚重的长毛地摊上铺盖着各式各样的文件,莱戈拉斯只能在门边巴掌大的地方站着。


瑟兰迪尔少将端坐在窗帘前的办公桌边,他将注意力从桌上堆叠的文件转移到莱戈拉斯身上,带着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门口这个年轻的哨兵。


“很荣幸见到您,尊敬的瑟兰迪尔少将。”莱戈拉斯向他行了军礼,“我是莱戈拉斯,来自莫德林的第11实验装甲营。”


瑟兰迪尔少将意外的很年轻,苍白的脸色衬着精雕细琢的五官,像是密林深处走出的精灵。肩章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和他披散在肩头的金色长发一般耀眼。


最重要的是──


瑟兰迪尔少将是个向导。


─tbc─



「开新文了,是期待已久的二战+哨向,谢谢小天使们来看文~」

评论(13)

热度(53)

  1. Ryxx_Catene 转载了此文字
  2. North_Cate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