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ne

文力低下,萌点清奇;承君厚爱,不胜荣幸。
自割腿肉喂cp,感天动地,cp她荤素不忌。
圈地自萌,冷西皮也有春天。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在想什么(2)

(❁´◡`❁)*✲゚*

我却清楚看见是自己的珍贵:

2.You know it can get hard sometimes




 




 




他感到了光线的变化,他感到了阳光在亲吻他的眼睑,像那个傻大个的说的小精灵的亲吻一样。他睁开眼睛看到微光里浮动的尘埃,自由,温暖。他的金属手臂发出叶片开合的嗡嗡声。他的金属手臂有3个月没有被检查,维修,保养过了。在他为数不多的记忆里,3个月,真的是个很久很久的时间了。




久到他都快要忘记那种躺在营养舱里被冰冻的感觉了。那种从手指开始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脑袋蔓延的冰冷的,凝固的感觉。他总觉得以前那些人叫他武器也没什么不对,一个冰冷到最里面的人那里还有什么感情。一个没有感情的,但是却懂得怎么握枪后座力最小,怎么割喉可以一刀毙命,怎么扔手榴弹可以造成最大的爆炸损失的人甚至比武器还可怕。




可是3个月过去了,他觉得他被冰冻了那么久脑子渐渐开始解冻了,有些记忆就像西伯利亚冰原上的那些苔藓一样虽然被冰冻在厚厚的冰层下面,但是它们还活着。他觉得他的脑子最近就像那种被弃置了很久的机械突然又被人保养,运转起来一样,虽然缓慢,但是那些齿轮渐渐的开始合到一起,然后,转动,就算是一天大概只有1毫米的距离,毕竟又重新开始转动了不是吗。




他想大概是有什么东西开始在他身体里面复苏,连带着他的灵魂也开始变色。他越来越多的在闭上眼睛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小的,金头发,蓝眼睛的小个子,长得跟那个睡在客厅的傻大个很像,他好喜欢脑袋里那么小个子啊,眼神那么倔强,生机勃勃。




 




 




“bucky,你醒了么,牛奶我热好了。”




 




 




思绪突然被打断,他用右手简单梳了梳蓬乱的棕色长发,随意的套上一件白色的棉质T恤,然后是一条灰白色的稍稍有些长的家居裤。他光着脚踩在木质地板上没有一点声响。他倚在门框上喝着牛奶看着那个正在煎蛋的傻大个。




 




对,他叫他傻大个。毕竟一个聪明的特工或者军人,不会把他最脆弱的背部日复一日的暴露在一个曾经给了他三颗子弹的人的视线之内。不会把一个前不久才把他从半空中扔到初春湍急又冰冷的河水里的人带回家,甚至是恳求他住下来。不会对一个毫不留情打伤他朋友的人的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长的一模一样又怎么样呢?要知道现在的科技不光能够洗脑,连记忆都能造假,虽然他被冰冻了挺长时间,但是在他醒着的时候他还是能见到不少黑科技的。所以,他一定很傻。所以,这么傻的一个傻大个他得留下来保护他。万一,他说万一,九头蛇还有什么藏起来的,型号更加先进,被洗脑的更加彻底,金属化改造更彻底的武器怎么办?他这个已经被使用了70年的旧产品都能那么轻易的把他从半空中扔下去,更别说他的进化版了。所以,为了防止这个万一发生,他一定得留下来保护他。他后来又去过几次那个有着巴恩斯中士生平的地方,那里说美国队长是美国精神的代表。他可不能让这么傻的美国精神出什么意外。不过既然会让这个傻大个来代表美国精神,那个被他杀掉的独眼黑人看来也不怎么聪明。也对,如果那个黑人聪明一点,九头蛇怎么会那么久还没被发现。




 




 




他喜欢这样在晨曦里不带目的的奔跑。不是追逐目标,也不是追逐什么被改装的SUV,也不是追逐一艘快要起飞的航母。大概是在黑暗里太久,他总是格外珍惜能沐浴阳光的时刻。他觉得在已经被他舍弃的,遗忘的那个过去里一定充满着很多阳光。他觉得这些阳光格外温暖,而他不讨厌,甚至有点喜欢,他觉得这些阳光让他最外层的坚冰融化的更快。




 




 




他喜欢那个总是追不上他跟傻大个的黑人小伙子。不过他讨厌傻大个对那个小伙子说“on your left”。他还记得他第一次跟傻大个一起出来跑步的时候那个黑人小伙又害怕又吃惊的笑容。他认为那个黑人小伙的面部肌肉一定特别发达,那么多种表情居然可以同时在一张脸上出现。不过他几乎不怎么跟我说话,除了今天。




 




“嘿,james,我说,你愿意让人看看你的胳膊么,金属的那个,我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我还可以让他给你表演蚂蚁搬方糖跟蚂蚁写字,你觉得怎么样”




















依旧是奇怪的小甜饼




欢迎妹子们提建议阿喂




以及~万圣节快乐吖~

评论

热度(17)

  1. Catene我却清楚看见是自己的珍贵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