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ne

文力低下,萌点清奇;承君厚爱,不胜荣幸。
自割腿肉喂cp,感天动地,cp她荤素不忌。
圈地自萌,冷西皮也有春天。

日常115发蓝票坠机
大概离弃游不远了(?)
连个碗都不给我

今天也是一目连大人的迷妹呢!
分享一张截图~

2015文章汇总~

2015,走你~
回顾10月入LOFTER至今,懒散如我居然也写完了一篇短篇!!!(此处应有掌声啪啪啪)咳咳,我想说几句——今年蹲了两个坑,布偶 和 瑟莱
感谢每一个fo我的小天使,感谢每一个你们给我点的爱心,每一个推荐,每一句评论。真的,特别感谢你们,没有你们我很难坚持下去。感谢你们不嫌弃我文笔凌乱,更新短小!!!(///ω///)
感谢我家cp一直以来的鞭策(虽然我两会一起偷懒嘿嘿嘿)今年能认识你,真好!!!(σ゚∀゚)σ
明天过后就是2016啦!希望新的一年能带给你们更多的粮食,冷cp也有春天啊!!!
爱你们!!!群么么!!!新年快乐哟各位!!!


【布偶】

我暗恋的他(part1)

我暗恋的他(part2·1)

我暗恋的他(part2·2)

我暗恋的他(part3)


我暗恋的他(part4)

我暗恋的他(part5)

我暗恋的他(普卫小剧场)

baby,你代购费还没给

Island-01

Merry Xmas!


【瑟莱】

白色独头鹰1

白色独头鹰2

白色独头鹰3

qwq会有人给我回复嘛⋯⋯

家有cp,如有一宝。(世上只有cp好,cp陪我萌邪/教∠( ᐛ 」∠)_

【布偶】Merry Xmas!


“哎哎哎——东秀你那样不行,再高点再高点——”大卫一边后退一边指挥着站在楼梯上的韩东秀。

“对!就那个位置!”大卫激动的跑回圣诞树,抬起头,“差不多在正中间了,完工!”

韩东秀小心翼翼的松开手,由塑料制成的硕大的金色星星稳稳的立在圣诞树顶端。

呼——可算完工了!

韩东秀默默收回手,正准备爬下楼梯。

孟天从远处冲过来。

大卫维持着抬起头仰望圣诞树的姿势,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后即将到来的“危险”。

韩东秀听见声音抬起头。

就见孟天开心的压着大卫躺在圣诞树下,用手里攥着的裱花袋给大卫挤了一个雪白的“胡子”。

韩东秀觉得自己快要笑岔气了。

大卫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突然被一片红色遮住视线,然后就听见詹姆斯无奈的声音:“天天,真的没有人有那么大的脑袋,大到可以戴上你买的圣诞帽⋯⋯”

大卫一把抓下糊在自己脸上的疑似“圣诞帽”的东西,奶油做的胡子粘在了帽子上,又因为他的动作被带到了额头。

孟天笑瘫在詹姆斯怀里,詹姆斯低头看了看糊在自己裤/裆上的奶油,好气又好笑,只能把人从地板上提起来,扭头召唤帮手,“普雅!快出来救大卫!”


普雅听见大卫的名字,急忙从厨房里跑出来,身前还挂着粉嫩嫩的“Hello Kitty”围裙。



韩东秀笑的差点背过气了,颤颤巍巍的爬下楼梯。

“东秀!”布莱尔站在他身后喊他。

“啊?”一回头,就看见大个子神神秘秘的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伸出来冲他招了招,“来来来!”

等到韩东秀走近之后,布莱尔背在身后的手突然抽了回来,抓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Merry Christmas,my dear!”布莱尔拿着盒子塞到韩东秀怀里,抬手虚环着他,“晚上再拆好吗?”

韩东秀点点头,动作轻柔的抚平包装纸。


“开饭了!!!”吴雨翔帮着罗密欧端上最后一道菜,一转头看见客厅一片狼藉,忍不住一把抓起餐桌上的拐棍糖扔了过去——“你们还是小孩子吗?!!!做个饭的功夫就闹成这样!!!”



虽然闹成一团,但是这个圣诞聚会让他们体会到久违的,和爱人、朋友相聚的喜悦,尽管此刻,他们身在异国他乡。


晚间“运动”之后,原本快要睡着的韩东秀突然从床/上爬起来。

“怎么了?”布莱尔打开床头灯。

韩东秀伸手拿起放在床头的礼物盒,“差点忘了它。”

带着满心满眼的期待,三下五除二拆开。

然后——


韩东秀扭过头问了布莱尔一句话:“你是不是想在圣诞节上天?”



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大包强力去污粉⋯⋯




【赶上了圣诞节的末班车~大家圣诞一定也很快乐!!!一发短更,么么哒!!!】



我回来啦!!!过几天开新坑(如图)!!!欢迎来猜cp啊!!!虽然要自己产粮但还是幸福的快要上天了!!!我还能再爱老干部五百年!!!(*/ω\*)(对,我是颜狗⋯⋯)之前的坑等我慢慢填【。

【布偶】Island - 1(微 小王子AU)

01


“You understand. It's too far. I can't take this body with me. It's too heavy.”

I said nothing.

“But it'll be like an old abandoned shell. There's nothing sad about an old shell⋯⋯”


──《The Little Prience》





老渔夫Blair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孙子。


每当小Blair闯祸时,他就用他那双澄澈的,如小贝尔特海峡般蔚蓝的眸子可怜巴巴的注视着对方。


于是,在他如此“猛烈”的攻势下,不论对方最初的态度有多么强硬,最终都会软化下来。




譬如此刻,带着一身海风气息归来的老Blair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热茶,就被他的小孙子从藤椅上拽起来。


“祖父⋯⋯”


小Blair扬起头,清澈的眸子里闪着点点亮光,仿佛蕴藏着仲夏夜璀璨的星辰。他趴在老Blair身上,小小的胳膊紧紧圈着他的祖父,语气带着祈求。


“再给我讲一个故事吧,祖父,我都等了您一天了⋯⋯”


老Blair见惯了这个小混蛋肆无忌惮的调皮模样,这次倒还真有些无法适应,他揉了一把小Blair柔软的棕色短发。


“这可是最后一次了,臭小子!”



从厄勒海峡吹来的季风轻柔的拂过两人耳畔,小Blair轻轻拽住老Blair的衣角。


“祖父,有人在说话。”


小Blair坐起身,目光投向海天一线的方向。


“谁在说话?”


老Blair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落日的余晖撒满了整个海峡,海平面与天交接的地方,泛出的泡沫般的涟漪被肆意涂抹上夕阳的色彩。


“是你吗?!”


小孩高兴的挥动着手臂,似乎竭力想要挽留什么,最终却默默收回了高举的双手。


“它想说什么呢⋯⋯为什么我看不见它⋯⋯”他将头埋在老Blair怀里,带着失落闷声发问到。


老Blair轻轻摸着他的脑袋,回应道:


“用心去看,你就能体会它的存在。”


他搂着小Blair的手渐渐失去了原来的力道,疑惑充满了他的内心。


老Blair察觉到自己忘记了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但是,是什么呢?



他已经上了年纪了,无法清楚的记住年轻时发生的每一件事,遗忘,也是一种必然。


他重新搂住怀里的小孙子,伴随着海浪拍击沙滩的“小夜曲”,讲述一个快要被遗忘的故事。



老Blair是个英国人,并不是丹麦人。年轻时住在爱丁堡一个临海的小镇,从事着与现在相同的职业。


那时的他还是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小镇上心悦他的姑娘很多,而他却仿佛不知情一般。



他时常邀请老William家漂亮的小女儿一同去海滩捡贝壳,第二天再把贝壳串成的精致风铃送到她家。


而没过几天之后,又将出海捞回的珍珠一颗颗打磨好,细心的编成一条手链,在Sam家的三女儿给他送来新鲜牛奶的时候,悄悄带在她手腕上。


没过多久,Blair就成了小镇青年的公敌。


但是这种孤立并没有影响Blair的生活,不用出海的日子,他悠闲的提着篓子漫步在海滩上,或是帮着其他人晾晒鱼干。



季风的来临的那天,正好是他出海的日子。


他原本只打算在近海撒一次网,不管有没有收获,都立马返航,但是那天的风向诡异莫测,在第三次将险些触礁的船从死亡线拉回来之后,Blair彻底迷失了方向。


浓重的雾气环绕着他,连水流声都变得异常缓慢了。



──TBC──


「短更一发试试水!!!
谢谢大家抽空来看!!!我们明天再见!!!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痕迹哟!!!
∠( ᐛ 」∠)_ 」


【这是一篇试图文艺向的短篇】
【希望各位小天使们之后不要找我谈人生呀!!!】

占个tag发个预告

想尝试一下和自己之前写的 布偶文完全不同的画风

于是突然想试试写 微 小王子AU

XD希望新文能尽快与大家见面~

【瑟莱】白色独头鹰3(哨向/二战AU)

*私设多

*本文向导标记哨兵XD

*二战时间轴

(P.s本次更新木有瑟爹出没⋯⋯)


03


如果说,迟迟没有消散的浓雾给巴金斯带来了将要窒息的压抑感,那么,“Varian”的第四次实验失败对于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拎着“残肢”,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松软的泥土上,在脑海中不断复刻着每一个零件和每一次驱动。


气缸和连杆机构的联动在上一次修复之后没有再产生故障,但是臂部需要高效传动,不同于腕部受径向力小,滚珠丝杆传动在这里起了反作用⋯⋯


巴金斯决定先把“Varian”带回去进行第五次改造,等到成功之后再来向瑟兰迪尔少将报备。


也许还能大量投入生产!


想到这里,瘦小的向导双眸熠熠,原本拖沓的脚步顿时轻盈起来,甚至有意的绕开脚边生机盎然的野生植物。




躲在树影后的莱戈拉斯对他手上的机器臂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斟酌再三,还是忍不住出声叫住他──


“咳──你,你好⋯⋯”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巴金斯被突然的问候声拽回现实。


莱戈拉斯默默看着眼前矮小瘦弱的向导如同突遇天敌的花栗鼠一般,打着卷的棕色头发“站立”着,整个人处于戒备状态──在近郊遇上陌生的哨兵“搭讪”,这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


巴金斯同样也在打量着他。


这个他毫无印象的年轻哨兵穿着最普通的,甚至很多华沙男人都不愿意再穿的旧款大衣,金色的长发被林风勾起,在身侧飞舞。


但最让巴金斯吃惊的是他的样貌和那双蔚蓝的眸子──


嘿,要是年纪再小一点的话,说不定会被认为是瑟兰迪尔少将的私生子!


巴金斯越看越觉得两人应该有些血缘关系。




莱戈拉斯决定在开始对话之前先向对方袒露身份,他从口袋里摸出肩章,“您好,我是莱戈拉斯,现役于华沙装甲摩托化旅。”


“但我没有见过你。”巴金斯疑惑的看着他。


“我今天才到华沙,明早去军营报道。”


莱戈拉斯回应着他的问题,视线却停留在巴金斯手里的机械臂上。


“我很抱歉──但我觉得,似乎你遇上了一些,嗯⋯⋯问题?”


“你是说它?”巴金斯抬起手,拎在手里的机械臂表面的金属反射着冰凉的微光。


莱戈拉斯点了点头。


巴金斯慢慢将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莱戈拉斯,“它只是,配件生锈罢了。”


他并不想和一个只说了两句话的陌生人谈论他的发明。于是在简短的对话之后,他决定绕开莱戈拉斯走出松林,却发现莱戈拉斯一直跟在他身后,完美的保持着三步的距离。




就在巴金斯忐忑不安的迎着莱戈拉斯的目光走上那条偏僻小路的时候,身后跟着的人突然开口道:“我想,也许我能帮到你⋯⋯”


巴金斯置若罔闻,脚步不停。


“臂部的冲击震动较大,滚珠丝杆传动并没有很好的效果,也无法承受过强的径向负荷──”


巴金斯脚步停滞。


莱戈拉斯从后面慢慢走上来。


“也许换成同步带传动会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且⋯⋯”


“而且什么?!”巴金斯猛的转过头,看向他的棕色眸子里闪动着狂热的光芒。


“比起气压驱动,我更倾向于向你推荐液压驱动。”


“说说你的理由。”


“气压驱动适用于中小型负载驱动以及精度要求较低的机械──但很显然,你的目的并不是这个。”莱戈拉斯看了看他,问到:“现在,我能看看它了吗⋯⋯”


巴金斯慌忙将手里的“Varian”递给他,“它叫‘Varian’,这次实验已经是我这个月第四次失误了⋯⋯”


说着,抓了抓自己凌乱的棕色长发,热切的语气带着一丝尴尬:“请让我收回我之前所说的一切,莱戈拉斯先生,您的学识让我惊叹不已!”


莱戈拉斯将“Varian”还给他,带着笑意说道:“我对机械只是略有涉猎,但是我的导师,他对这些特别精通⋯⋯”


他如大海般湛蓝的眼眸弯起好看的弧度,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怀念。


“啊,那一定是一个很渊博的人。”巴金斯赞叹道。


“是的,他是。”莱戈拉斯认同的点点头。




巴金斯向前走了两步,向莱戈拉斯伸出手:“你好,我是巴金斯,很荣幸今天能认识你!”


莱戈拉斯伸手握住,“你好,能认识你也是我的荣幸。”



──tbc──


「感谢小天使们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文~

机械臂的设计来自万能的度娘哈哈哈哈,以及,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XD本次更新奉上~(鞠躬)」